职教风起丨K12教培“坍塌”,职业教育风口是否应该追?

时间:2021-08-15 19:36来源:www.aixin0318.com作者:未知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双减”政策为过度热门的K12教育培训行业泼了一盆冰水,在国家进步大局之下,狂热追求利益而忘了行业存在的初衷一定会被拍打在岸上。

据了解,“双减”政策一纸令下后,教培届的“扛把子”、新东方开创者俞敏洪虽然没哭晕在卫生间,但在内部会议中不禁潸然泪下,还因受互联网上的冷嘲热讽而勃然大怒。

筹资、课时、学费等关乎教培企业命根的途径都将受严格限制,与其说是这是K12教培行业十年一遇的寒冬,不如说是穿越到了冰河世纪。但史前冰河世纪中的动物们通过迁徙和储存食物,依旧能繁衍后代,亿万年后的地球也依然生生不息。

换句话说,教培企业还是存在期望的。要活下去,前方唯一的出路便是迁徙和储粮。

作为在教培行业驰骋沙场多年的头部企业,不仅仅是新东方,好将来、高途和作业帮等老手擦干了泪水,并飞速调整大船的航向。

这部分巨头企业在裁员和关闭学习中心进行减轻负担后,转型的方向主要聚焦在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范围。如高途关闭全国13个地方辅导中心,裁掉约1/3职员,将重心转至职业教育,发力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和公考等多种类职业教育业务。

此外,高瓴、红杉等大玩家也瞄准了职业教育。今年1月,专注企业培训系统与服务的云学堂完成腾讯独家带来的E1轮策略筹资;今年2月,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粉笔教育获得了由IDG资本和挚信资本领投的3.94亿USDA轮筹资;上月,继获得高领资金投入后,专注培养IT人才的开课吧又获得6亿元B1轮筹资,并表示将投身于更多元化的职业教育及人才服务……

那样,与潮水褪去的K12教培相比,职业教育是如何一个赛道?能否值得资本追逐?

政策方向和市场空间

职业教育,是指让受教育者获得某种职业或生产劳动所需要的职业常识、技术和职业道德的教育,侧重于实践技术和实质工作能力的培养。

非常明显,与帮中小学生达成升学为最重要目的的K12教培行业相比,职业教育有哪些用途是为受教育者就业提供学习服务。而就业与国家经济进步、社会稳定有着巨大的关联性,因此就不难理解职业教育的政策方向了。

与K12教培行业监管重拳不断不同,职业教育在国内向来是受政策支持的。譬如2021年5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两年职业技术培训达3500万人次以上;今年4月的民促法就鼓励企业举办民办职教学校和推行线上职教活动。

那样,职业教育的市场空间有多大?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伴随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加速,人才应用的需要迅速上升,国内职业教育市场规模自2021年以来呈双位数增幅。在2021年,该市场规模为2689亿元,不过未达到K12教培市场规模的一半,其重要原因是近年来资本杀入K12教培市场导致行业过度膨胀,而职业教育市场的进步相对健康。

K12教育面向的学生年龄段是6-十八岁,职业教育年龄范围更广,为15-55岁,这意味着职业教育市场面向的人口更多,但这部分人群中同意职业教育需要国家和企业的努力与个人的选择。

其中,在线职业教育渗透率提高对刺激市场规模有非常大的帮忙。这个趋势,与这几年来K12教培市场的飞跃增长有肯定的趋同性。不一样的是,该两个市场的政策风向完全不同,紧跟政策大方向走的行业,才是真的的黄金赛道。

最近,包括大摩、银河证券、申万宏源等在内的投行纷纷看好职业教育这块赛道,觉得职业教育正迎来机会。

职业教育的划分和盈利能力

大家都了解,K12教培涉及的学科数目屈指可数,但职业教育因面对不同年龄的人群和不一样的就业方向,所以涉及的科目多种多样。

大家可以将职业教育划分为学历职业教育和非学历职业教育两大类。学历职业教育指各类中专、技校等职业学校教育;非学历职业教育主要包括招录培训、职业考试培训和职业技术培训。

学历职业教育方面,依据今年3月教育部印发的《职业教育专业目录》,新版职业教育共19个专业大类、1349个专业;非学历职业教育类型则愈加多元,现在没有关统计数据。

所以,与K12教培只专注几个学科范围不同,职业教育涉及范围广,且有门槛专业性,对于正在转型职业教育的K12教培企业来讲是一项不小的挑战。在非学历职业教育范围,公考培训龙头中公教育和烹饪汽车维修龙头中国东方教育这两家职教细分范围的一哥,也只能专注于它们所善于的几个范围,若要拓展业务,需要在师资、教育资源方面做较长期的投入才大概有所收成。

上述在“双减”政策大棒下转型职业教育的K12教培企业,要达成业务模式的蜕变将会有不小的麻烦。他们的业务伴随规模的扩大,课程和其他教育资源已逐步标准化,且行业特质下师资总是不成问题。但职业教育不少专业面临人才紧缺的问题,专业教学标准的打造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完成。这两点,成为K12教培企业转型非学历职业教育不好迈过的门槛。

另一方面,非学历职业教育企业若要扩大规模,事实上要比K12教培范围更困难。K12教培面向的学生均是以升学为主,对培训总是有3年以上的需要,即行业续费率较高。非学历职业教育面向的各类职员以获得专业常识或者学历凭证为主,更偏向一次性消费,周期短,因此不可以成为行业的“常客”。

因此,非学历职业教育企业扩大规模的唯一渠道是对外拓客,后果就是需要投入很多的资金和资源进行品牌营销,从而挤压企业的价值空间。大家以职业教育范围的中公教育和东方教育,与K12教育范围的天立教育和枫叶教育为例,下图可以看到,中公教育和中国东方教育近些年的销售成本率远高于天立教育和枫叶教育。

过高的销售开支,致使中公教育和中国东方教育的净利率不及天立教育与枫叶教育。2021年以来,后两者的净利率维持在30%以上,前两者净利率则均低于30%。换言之,因行业特质,同是在业务规模的扩张下,职业教育行业的盈利能力并不如K12教育行业。

学历职业教育的方面,可以用几个字形容:稳当,但门槛更高。

学历职业教育可划分为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即大家平时所说的中专与大专。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这部分受“双减”政策重锤的K12教培企业无一往学历职业教育范围转型?

财华社觉得,这与学历职业教育一直以来的强监管有关,K12教培企业这期间以来对监管动向风声鹤唳,谈“管”色变,所以没涉足该范围。高等职业教育是高等教育的一部分,在监管方面,中等职业教育遭到的监管与高等教育无多大不同,所以大家可以高等教育行业来看学历职业教育的监管。

高教行业一直以来都是被强监管,在办学资质、师资、土地、学额、收费等方面都遭到严格监管,比如在收费方面,民办高校的收费须经教育机关或劳动和社会保障机关审查,并经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批准,与学校应获得收费许可证。而K12教培市场乱象丛生,学费方面一直是监管的难题所在。

国内目前的民办学历职业教育市场高度分散,有超越2500家民办学历职业教育集团。因受严监管和政策扶持,民办学历职业教育行业十分规范化,有关企业要扩大市场份额就需要内生增长与对外收并购,这就需要企业有优秀的教学水平、品牌声誉与强大的集团化复制能力。对于含着资本“金钥匙”走出来的K12教培龙头企业,要入局学历职业教育,第一这是一种跨界,不会像转型非学历职业教育一样容易,在迎合监管和品牌塑造上非常耗时耗力;第二,擅长经营线上途径的K12教培企业,也适应不了线下的经营模式。

目前在港股上市的民办高教企业大多数都有涉足学历职业教育,业务以高等教育为主,学历职业教育为辅。这部分企业通过多年在高等教育范围的耕耘,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和较强的品牌实力。在上市扩充筹资途径后,高教企业从区域逐步走向全国,抢滩高职扩招、独立学院转设等利好背景下的市场蛋糕。

作者:遥远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港股

简阳理财网 - 如何理财_最专业的投资理财信息交流网

Copyright © 2002-2021 简阳理财网 (http://www.instancelive.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备案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